参数化设计时代 专访Zaha Hadid Architects董事长 帕特里克.舒马赫

香港知专设计学院2022.6.20

[以下内容由香港知专设计学院提供]

 

本次展览将围绕高层建筑展开。观众不仅可以在展览上看到大量ZHA的设计图解和理念,还能一睹建筑模型以及运用VR装置观看对於设计过程的记录。历史上,高层建筑从19世纪晚期出现,与现代主义并行,也被称为是福特主义的产物——福特主义来源於福特汽车公司在提出规模化流水线生产後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严格和稳定的分工是当时社会生产的主要模式。」舒马赫说,「另一主要因素就是统一性,例如机械量产的重复性。现代主义高层建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随着社会发展,这种建筑形式逐渐站不住脚。如今的後福特主义时代,建筑师都纷纷开始寻找和创立更适合今天的建筑风格。Zaha Hadid在成为建筑师後即推出一种「新现代主义」。她直指城市强化丶增加密集建筑和人群间的关联性。普罗大众可能认为ZHA出品的建筑充满未来感或强调奇特外观,但在舒马赫看来,ZHA的设计精粹是对於功能性的实现。他说:「社会生活是复杂化的来源。我们需要通过将它整理并显露出来以升华这种复杂性。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将这种杂乱以通俗易懂的形式呈现出来。」

 

参数化设计是舒马赫对於现代主义继承者的答案。它是一种依靠电脑程序和算法得出的设计风格。舒马赫认为,「福特主义和现代主义都已被淘汰。现在我们需要贴合当今後福特主义社会运行模式的建筑风格。这是一个面向社会合力进程的问题,同样也是面向内里所包含的生产和建筑技术的问题。」

 

ZHA一直都在推行以社群为中心的密集城市系统,体现於全视野电梯丶大楼内部的镂空空间以及於摩天大楼中心的公共空间。它们必定引人注目,也是完美的社交媒体题材。但同时,舒马赫提醒我们,设计终究是为达到社会功能而服务。他说:「外观与风格独立来说并无意义。设计师的工作应该是通过设计来满足客户需求并达成社会功能。」

 

ZHA最近在澳门丶迈亚美和北京的项目都以参数化建筑设计,为使用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并达成社会功能。所以,是否能说参数化风格就是对内容复杂性最好的演绎?舒马赫回答:「当代社会的大部分社会功能需求都被持续增加的复杂性和对此复杂性的适应性而满足。参数化设计是唯一能满足当代工程优化所带来的型态影响的设计风格。以普通型态举例,结构优化会为结构元素带来参数化的差异,这种差异在进行工程优化时就更加明显。在我们的时代,电脑能够参与施工过程是一件重要的事实。这说明了参数化设计就是我们所处时代最理性与合理的答案。」

 

提到香港的高层建筑,舒马赫说:「香港是一个出色的高层建筑城市,并非因为其承载多少地标性建筑,更是因为它达成了不凡的密度,还在於它有效地在楼与楼之间丶楼与外界之间以及步行道与大楼之间构成了一处又一处连接。」理工大学赛马会创新楼是ZHA引以为傲的建筑,它多孔性的底楼风格和多处中庭丶走道丶阳台凸显ZHA对於高层建筑的理念。同理,还有事务所在香港中环的新项目The Henderson。它是一个搭载多孔底楼的高层建筑。中心建出的市民广场还能与周围的城市公园相连,在世界最忙碌的城市中打造了一片不可多得的绿洲。

 

Norman Foster设计的HSBC大楼是舒马赫非常喜欢并认为有历史意义的建筑,虽然它属於晚期现代主义风格。「它精致的可见结构丶中庭的运用和多孔式的底楼对我们至今依旧是一个启发。这些元素在参数化的整合下还可以达到更进一步的优化。」

 

更多精彩内容:https://www.hkdi.edu.hk/sc/news/publication.php?issue_id=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