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數化設計時代 專訪Zaha Hadid Architects董事長 帕特里克.舒馬赫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2022.6.20

[以下內容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提供]

 

本次展覽將圍繞高層建築展開。觀眾不僅可以在展覽上看到大量ZHA的設計圖解和理念,還能一睹建築模型以及運用VR裝置觀看對於設計過程的記錄。歷史上,高層建築從19世紀晚期出現,與現代主義並行,也被稱為是福特主義的產物——福特主義來源於福特汽車公司在提出規模化流水線生產後對社會和經濟的影響。「嚴格和穩定的分工是當時社會生產的主要模式。」舒馬赫說,「另一主要因素就是統一性,例如機械量產的重複性。現代主義高層建築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隨着社會發展,這種建築形式逐漸站不住腳。如今的後福特主義時代,建築師都紛紛開始尋找和創立更適合今天的建築風格。Zaha Hadid在成為建築師後即推出一種「新現代主義」。她直指城市強化、增加密集建築和人群間的關聯性。普羅大眾可能認為ZHA出品的建築充滿未來感或強調奇特外觀,但在舒馬赫看來,ZHA的設計精粹是對於功能性的實現。他說:「社會生活是複雜化的來源。我們需要通過將它整理並顯露出來以昇華這種複雜性。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將這種雜亂以通俗易懂的形式呈現出來。」

 

參數化設計是舒馬赫對於現代主義繼承者的答案。它是一種依靠電腦程序和算法得出的設計風格。舒馬赫認為,「福特主義和現代主義都已被淘汰。現在我們需要貼合當今後福特主義社會運行模式的建築風格。這是一個面向社會合力進程的問題,同樣也是面向內裏所包含的生產和建築技術的問題。」

 

ZHA一直都在推行以社群為中心的密集城市系統,體現於全視野電梯、大樓內部的鏤空空間以及於摩天大樓中心的公共空間。它們必定引人注目,也是完美的社交媒體題材。但同時,舒馬赫提醒我們,設計終究是為達到社會功能而服務。他說:「外觀與風格獨立來說並無意義。設計師的工作應該是通過設計來滿足客戶需求並達成社會功能。」

 

ZHA最近在澳門、邁亞美和北京的項目都以參數化建築設計,為使用者帶來更好的體驗並達成社會功能。所以,是否能說參數化風格就是對內容複雜性最好的演繹?舒馬赫回答:「當代社會的大部分社會功能需求都被持續增加的複雜性和對此複雜性的適應性而滿足。參數化設計是唯一能滿足當代工程優化所帶來的型態影響的設計風格。以普通型態舉例,結構優化會為結構元素帶來參數化的差異,這種差異在進行工程優化時就更加明顯。在我們的時代,電腦能夠參與施工過程是一件重要的事實。這說明了參數化設計就是我們所處時代最理性與合理的答案。」

 

提到香港的高層建築,舒馬赫說:「香港是一個出色的高層建築城市,並非因為其承載多少地標性建築,更是因為它達成了不凡的密度,還在於它有效地在樓與樓之間、樓與外界之間以及步行道與大樓之間構成了一處又一處連接。」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是ZHA引以為傲的建築,它多孔性的底樓風格和多處中庭、走道、陽台凸顯ZHA對於高層建築的理念。同理,還有事務所在香港中環的新項目The Henderson。它是一個搭載多孔底樓的高層建築。中心建出的市民廣場還能與周圍的城市公園相連,在世界最忙碌的城市中打造了一片不可多得的綠洲。

 

Norman Foster設計的HSBC大樓是舒馬赫非常喜歡並認為有歷史意義的建築,雖然它屬於晚期現代主義風格。「它精緻的可見結構、中庭的運用和多孔式的底樓對我們至今依舊是一個啟發。這些元素在參數化的整合下還可以達到更進一步的優化。」

 

更多精彩內容:https://www.hkdi.edu.hk/tc/news/publication.php?issue_id=15